当前位置     首页 > 产业市场 > 医药 > 行业动态 > 正文

国医大师、企业家、临床专家共话中医药高质量发展:医药圆融+现代化

2021年11月16日 09:34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11月16日讯(记者郭文培)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几千年来,中医药以其独特的优势,在疾病预防、治疗、康复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中医药如何传承好、发展好、利用好,走出一条高质量发展之路,是中医药人当前面临的重要议题。日前,95岁高龄的中药泰斗、国医大师金世元,带领两位弟子——好医生集团董事长耿福能、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张苍做客中经名医汇·好医生大讲堂,畅言新时代下如何推动中医药高质量发展。

中药泰斗、国医大师金世元,带领两位弟子——好医生集团董事长耿福能、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张苍做客中经名医汇·好医生大讲堂。中国经济网张鹏/摄

图为中药泰斗、国医大师金世元。中国经济网张鹏/摄

  谈现状:

  中药质量主要看“两药” 

  中药质量直接影响临床疗效。金世元指出,中药质量主要看“两药”,即“原料药” (道地药材)和“炮制药”(中药饮片)。“原料药材是质量的基础,决定着中药质量的好坏;具体的疗效则通过炮制决定,炮制是疗效的核心。”金世元说。 

  所谓道地药材是指经过中医临床长期应用优选出来的,产在特定地域,与其他地区所产同种中药材相比,品质和疗效更好,且质量稳定,具有较高知名度的中药材。由于各地所处的生态、地理环境不同,药物本身的治疗作用也有着显著的差异,如云南三七、四川附子、东北人参等道地药材。 

  “这个盐附子就是道地药材,必须漂毒后,吃到嘴里没有麻辣味了才能入药。”从事中医药事业80余年来,95岁高龄的金世元对道地药材有着颇高的建树,为了能更好地阐释清楚,金世元拿起访谈桌上的附子片一一举例。他说,盐附子即道地药材,是未经加工的原药材;而附子经过炮制后,便生产出黑顺片、白附片这样的附子商品,从而可以调剂成丸散膏丹。 

  对于药材与炮制的关系,金世元直言:“中药质量还得看原料药材,只有原料药材质量好,炮制的饮片才能好,原料药材质量不好,手工再好也不行。”他说,从此前的手工炒制到如今的机械化炮制,从过去望闻触摸经验法到如今显微镜精细化鉴别,伴随着工艺效率的提升,中药质量也迈出了一大步。然而,道地药材依然是中医药行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同样,耿福能也提出,中药质量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永远都在路上。在药材方面,由于部分人的急功近利,尚未等到合适时间便开始收割药材,这使得中药材市场良莠不齐,扰乱了中医药良性发展。此外,中药材对产地与产季要求极高,规范化种植尤为重要。 

  耿福能举例,中药四维之一附子对产地要求极为严苛,为保障药材全产业链良性发展,好医生集团便在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种植了“川附子”。当前,布拖县不仅有附子种子,还出产黑顺片、白附片等商品。在保证附子供需之余,质量也得以保障。

图为好医生集团董事长耿福能。中国经济网张鹏/摄

  谈传承: 

  中医中药不可分割,医药圆融是正道 

  谈及发展,传承是中医药绕不开的话题。 

  在金世元看来,中医中药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完整体系,懂医识药、医药圆融方能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中医药。多年来,他自己更是在这方面不断探索,先后收徒耿福能、张苍等来自中药和中医界的弟子,促进医药圆融,更好传承中医药。 

  对恩师的这一教诲,张苍感触颇深:“在中医皮肤科,我更加体会到医与药的圆融。药物是帮助患者解决问题的工具和武器,我们医师要不停地进行新药配置,用新药治疗顽疾。而好的药材,是经过恰当的加工炮制,在医师药师的共同努力下研制出的一种新药。这种新药能解决新的问题,这是我们医师对药直观的感受。”  

  张苍说,中医的发展离不开中药,医药从来不分家。他进一步解释,当中医师面对中药的时候,需要有一种历史性的观点。该观点会影响医生对药物的种植、采收、加工、炮制、鉴别、使用等诸多方面的思考。比如中医经典《伤寒杂病论》提到治疗急性传染病,一剂知二剂已,没有第三剂。彼时,用的是野生药材,并非现在用的种植药材。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对健康生活的需求愈来愈高,对药品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又如,在皮肤病治疗上,药物不再局限于满足止痛止痒,患者对药物的需求更高了。这就决定了我们在药物的采收、加工、引种方面都做更多的研究。怎样能生产很多的药材,同时能够很好地保证质量,就需要医师和药师共同努力。” 

图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张苍。中国经济网张鹏/摄

  谋发展: 

  用现代思维解读传统医药 

  除传承外,中医药的发展更离不开创新,而这与中医药现代化密不可分。那么,中医药现代化之路该如何走? 

  “并不是先进的设备就是现代化。”作为金世元大师在中药行业为数不多的企业家弟子,耿福能对中医药创新有独到理解。他表示,守正创新应不拘泥于一些检测设备、一些瓶瓶罐罐。中医药现代化是用现代人的思维方式、现代的语言、现代的科技思维,用世界语言解读好祖先留下来的宝贝,从而把中医药科技故事讲好。比如,中医药要走向世界,就不能有中西对抗思想,非要分中医、西医。医学不应该有中西医之分,要用现代语言诠释中医的深邃内涵。 

  在耿福能看来,中国医药分为传统医药、现代医药、未来医药。进入生物医药时代,无论是“医”还是“药”,都不能停留在器官与器官之间徘徊。“医”应该大胆进入细胞领域,“药”则大胆进入分子生物学时代。因此,要用现代手段解决中医药痛点,要用现代人的思维逻辑解读中医药。比如,在药物方面,要阐明药物的哪些成分在起效、物质基础是什么,怎样起效等问题。 

  耿福能介绍,在这方面,好医生集团也在不断探索。附子在中药中素有“回阳救逆第一品药”之称,根据此线索,好医生集团研发团队在附子的研究中发现了单体成分对慢性心衰具有作用。目前,该研究已获批一期临床。这也是好医生集团迈向现代化制药企业的实践之一。 

  在现代化问题上,张苍也提出,中药需要和现代医学接轨,借助现代医学手段,确定药物的关键成分。“或许多年以后,我们可以从一种原生态的绿色药物演化出有明确成分的第二类产品。我们在使用时,可以非常精准地选择它的功效而规避它的副作用。” 张苍期许,未来,医生或许可以开一张不是附子、甘草,而是青蒿素、雷公藤多苷等的中药组分的处方。该处方既可以解决药材资源的有限性,又可以在中医理论指导下,解决人体体内复杂的关系问题。 

  谈及中医药应用场景,张苍表示,中医药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也是中华文化的优质名片,中医药在慢病管理中积极参与且大有可为。着眼未来,中医药可在亚健康调理、改善体质等方面进行探索。比如,可以在外用药物艾灸、药浴等方面加强研究,寻找更多的适应症。 

  “附子、川木香、川续断这些原产药物,要保证道地取材,在加工炮制上做到更优质。要用传统的方法鉴别饮片、鉴别扩大引产的饮片,并尝试把研究做到更精细化,未来中医药将获得更大的使用场景,从而为更多的人提供医疗卫生服务。”张苍说。

(责任编辑:韩璐)

<span id='PGdwfD'><thead></thead></span>
<bgsound></bgsound>
<optgroup id='yDLFh'><strike></strike></optgroup>
<bdo id='GyIXnhf'><code></code></bdo>
    <nobr id='mU'><option></option></nobr>
    <option id='ZsI'><samp></samp></option><sup id='YTjHpFB'><optgroup></optgroup></sup>
        <dfn id='whpcnmhv'><tt></tt></dfn>